姓名:sunflower
来自:121.229.188.5*
邮件:
主页:
[NO.157] 发表于:2015-1-15 17:03:40
公务员养老金将与企业人员并轨,但是为了保持公务员退休会后待遇不降低,机关事业单位将推出职业年金计划,职业年金花的是纳税人的钱。一旦建立职业年金,意味着形成新的隐性双轨制。有人说所谓‘并轨’,实际上就是“公务员先加工资+职业年金+并轨待遇=退休待遇不变’,仍然远远高于企业退休人员,继续忽悠老百姓。

姓名:马其
来自:117.62.1.21*
邮件:
主页:
[NO.156] 发表于:2014-12-13 21:57:20
最近有两件事,一件是美国参院公布了部分虐囚调查报告,原来整天把人权挂在嘴上,老爱对别人说三道四的人权卫士是不讲人权的;二是过气的波兰总统承认波境内有美国秘密监狱,而在过去的十年中,波官方矢口否认的,原来说谎的政府不只一家。

姓名:sunflower
来自:117.88.185.20*
邮件:
主页:
[NO.155] 发表于:2014-12-4 17:30:29
拆除队是张政委的人,兵化厂拆除工作快成功时才来的常政委当然不喜欢拆除队,另外成立的一个领导中心,紧握兵化厂大权。如果张政委说话管用,张成全队长和拆除队人的命运都会改变。
回到农场后,看到回到农场同一个连队的战友有人调回兵化厂,也日夜幻想有一天自己也能回到兵化厂,但是希望破灭了。人一走,茶就凉,在农场工作的几年艰苦劳动中,从来没有得到兵化厂的慰问。在兵化厂若干周年厂庆之时,也没有人想起拆除队,所有一切令人寒心,拆除队被人完全彻底地遗忘了。那位姓常的领导缺乏一丝正常的人性。


姓名:zzp
来自:121.22.249.5*
邮件:
主页:
[NO.154] 发表于:2014-12-2 20:23:12
(续)问题是有几个表现不好的要退农场,在兵团司令部召开的会议上,二师不肯接受常政委退回部分人的方案,要么全部收下,要么全部退回,常政委很爽快地把我们全部退回农场,后来把张成全“发配”徐州煤矿,有位军事教官在兵化深挖516时隔离审查。政治教官自己说自己是手电筒专照人家的,记得大概是71年,一位钳工南京人干活也较好,父亲是12级干部,可能是纪律问题被退农场,此人拿了行李没去农场,当兵到钱塘江大桥站岗了。还有一位操作工杨州人,父亲是老红军,要被退农场,老红军来兵化指质这是失业,社会 主义不可以的,后来不知去哪里了。这些都是政治教官的“杰作”。汪荣明去“抗争”,实际他没懂“军令如山倒”的道理,吃亏当然的了。这次我们问王钟坤,才知汪现在生腰子病,也很可怜的。

姓名:zzp
来自:121.22.249.5*
邮件:
主页:
[NO.153] 发表于:2014-12-2 20:20:06
天气冷这里也冷。继续说拆除队陈旧的事。军事院校文革中是开展“四大”的,其激烈程度不亚于地方,南京步校教官分成两派,政治教官是好派,军事教官是P派。到兵化后还在暗斗,他说X是国民党俘虏兵,X又说他是什么什么的。我们拆除队长是军事炮兵教官张成全,我们当然跟军事教官,因政治教官老是批评我们,有人暗地骂X是丧门星。后来常政委调到兵化抓政治,政治教官有了靠山,对我们大为不利。我们苏州人比无锡人守纪律,苏州人中我们附中人表现最好。正当我们在卖力干活时,保卫部门扣田耕已经到无锡苏州进行外调了(后来附中有老师说的)。这说明兵化是要留下我们的。

姓名:zzp
来自:42.49.250.2*
邮件:
主页:
[NO.152] 发表于:2014-11-22 19:14:19
没回兵化的拆除队员想法与你完全一致。拆除队实际是当时的“敢死队”,建厂功臣受到了不公的待遇,但是后来兵化生产运行又需要拆除队的精神,六中的两位当上领导。这次聚会知道拆除队的人不多,拆除队仅来6人,陆嘉麟还是代表拆除队第一个上台发言。 40名拆除队员我们附中有10人。 因你40周年参加的,通讯录上有你的信息,我们与孙德泉都牵记你,我推测这次将出的新版通讯录还有你的大名。 以下是陆嘉麟发言的摘录“艰难的日子总是在不断地磨砺着我们。那时我们40个拆除队的知青,每个人都特别渴望凭着出色的工作、艰苦的劳动能够从“借调”名正言顺地转为正式“调动”,成为这即将问世的兵团化肥厂的一员。然而偏偏只是因为上级几个官员的闹意气,让刚刚走上社会,不谙世事的我们初识了社会现实,生出了许多的愤懑和不平。终于,一部分借调进厂的拆除队队员,在完成了使命后被遣返回各自的农埸。在欢送会上,许多人流下了眼泪,这即将平地而起的兵化有他们的血、汗和希望!这份不舍和依恋,那情那景真让人难以忘怀!兵化啊兵化,那一段艰难的岁月怎能忘记!

姓名:sunflower
来自:221.0.91.1*
邮件:
主页:
[NO.151] 发表于:2014-11-20 11:27:09
兵化厂拆除队的经历是一个永远抹不去的记忆,对于本人来说,当时从城市来到农村,又从农村来到盐城城市,完成拆除工作后,又被遣返农村,是一个伤心的回忆,当时非常羡慕一些有一定技术的拆除队战友,在农场又被调回兵化厂,这些回厂的战友肯定对兵化厂有很深的感情。我曾经参加过在南京市区举行的兵化厂40周年庆祝活动,很遗憾,没见到很多拆除队战友,很多人不认识。如果这次45周年兵化厂聚会有更多一点拆除队战友参加就更好了。
还有一个愿望,知情战友能告知当年拆除队回农场,是怎样一个经过,是否是当时兵化领导层人际斗争的牺牲品?我想汪荣明战友,他没有像他的财经学校同班同学王钟坤战友一样被调回兵化厂,是否与他在回农场之前,领导我们与当时的领导进行抗争有关?拆除队是有功的,应该留在兵化厂工作。

姓名:zzp
来自:58.23.131.21*
邮件:
主页:
[NO.150] 发表于:2014-11-19 19:31:44
sunflowfr:5年前兵化40周年我摔伤没参加,今年我参加了,你没有来。建议你看兵化45周年聚会在南京隆重举行-知青新闻-知青网
http://www.szzqg.com/content/?1146.html

姓名:sunflower
来自:222.95.58.18*
邮件:
主页:
[NO.149] 发表于:2014-9-29 17:33:55
最近中国社科院院长发表文章,提到国内仍然处于马克思所说的历史阶段,存在阶级斗争。有人说这位院长65岁,也没有继续升官发财想法,他真是信这个理论。

姓名:sunflower
来自:58.222.142.23*
邮件:
主页:
[NO.148] 发表于:2014-8-23 22:47:29
有许多童年老歌确实很有感染力,如《踏着烈士的脚印前进》是我们童年带着红领巾时唱的,相信很多学友会唱。另外朝鲜歌曲《摘苹果的时候》也非常动听。考虑到很多学友认识简谱,建议学友们收集带歌词的童年老歌简谱,以便看到简谱和歌词就能唱,回味过去。另外建议园主收到一首歌,就在园里公布,让大家先睹为快。


       总计留言167条 首页 前页 下页 末页 第2页 共17页
 
  Copyright © 息耒园 版权所有